您当前的位置 : 江苏网旅游 > 自驾游攻略 >正文

自驾穿越撒哈拉之“最”

来源: 凤凰网   作者:  2016-10-09 09:09:16
认识撒哈拉,先去读三毛。一直到今天,很多人对撒哈拉的想象,都是来自三毛的文字。在那儿,无穷无尽波浪起伏的沙粒,才是大地真正的主人,而人,只不过是拌在沙里面的小石子罢了。这一次,我们万里迢迢穿越撒哈拉,演绎一个关于探险关于激情关于驰骋的故事。

  认识撒哈拉,先去读三毛。一直到今天,很多人对撒哈拉的想象,都是来自三毛的文字。在那儿,无穷无尽波浪起伏的沙粒,才是大地真正的主人,而人,只不过是拌在沙里面的小石子罢了。这一次,我们万里迢迢穿越撒哈拉,演绎一个关于探险关于激情关于驰骋的故事。

  撒哈拉沙漠

  撒哈拉沙漠

  撒哈拉沙漠约形成于250万年前,是世界上仅次于南极少洲的第二大荒漠,也是世界最大的沙质荒漠。它位于非洲北部,该地区气候条件非常恶劣,是地球上最不适合生物生存的地方之一。其总面积约容得下整个美国本土。“撒哈拉”是阿拉伯语的音译,在阿拉伯语中“撒哈拉”为大沙漠,源自当地游牧民族图阿雷格人的语言,原意即为“大荒漠”。

  撒哈拉沙漠

  撒哈拉时而柔美时而狂躁,令人既着迷又忐忑,却又难以抵挡诱惑。千百年来,无数旅行家视之为人生探险的终极梦想。正如走过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的资深旅行家、现任GEOSTAR中国企业家飞行俱乐部董事长段培毅段先生所言:旅行在很多时候不仅仅是为了看绮丽的风光、尝诱人的美食、邂逅有趣的人,探索地理、挑战极限也是一件分外迷人的事情。于是,历时23天,沿着达喀尔拉力赛的行车路线,纵横跨越,自驾穿越4700公里撒哈拉浩瀚沙漠的终极探险梦想,就这样启程了。

  从马德里美食开始

  撒哈拉沙漠

  与其说马德里是进入摩洛哥撒哈拉大沙漠前的中转站,倒不如说是一次享受美食的饕餮盛宴。不论是马德里久负盛名的La Casa Lhardy餐厅,西班牙伊莎贝尔二世女王(Isabel II)非常钟情于他家的高汤Consome;或是米其林二星餐厅Santceloni,以创新本地美食知名,都让我们的味蕾至今念念不忘。

  激情备战,进入摩洛哥

  撒哈拉沙漠

  卡萨布兰卡作为摩洛哥的第一大城市,东北距首都拉巴特88公里,濒临大西洋,树木常青,气候宜人。从海上眺望这座城市,上下是碧蓝无垠的天空和海水,中间夹着一条高高低低的白色轮廓线。现存的摩洛哥传统元素,包括现代宗教建筑奇迹――巨大的哈桑二世清真寺Hassan II Mosqe,毫无疑问仍在提醒着世人辉煌的往昔。而那部著名的同名电影和歌曲,给这座城市烙上了永恒爱情的印记。

  撒哈拉沙漠

  摩洛哥马拉喀什老城,却以古老的气韵融合着现代文明,呈现出一种稳重的气韵。在这里,我们享受了平生第一次沙漠高尔夫的新奇体验,排名北非和摩洛哥第一的Assoufid Golf Club球场,就像沙漠中的一颗明珠,以现代的贵族运动为老城注入新鲜的气息,在这里打球仿佛在浩瀚的大沙漠中艰难前行,从一块小小的绿洲打到另一个小小的绿洲,雀跃的同时又倍感新鲜。

  最有成就感——在沙漠与云间穿行

  撒哈拉沙漠

  早在启程前15天,中国企业家飞行俱乐部便专门邀请了达喀尔拉力赛首席设计师,全程亲自提前踩点,一点一滴设计出独一无二的沙漠穿越线路。

  撒哈拉沙漠干旱地貌类型多种多样,沙海由复杂而有规则的大小沙丘排列而成,形态复杂多样,有高大的固定沙丘,有较低的流动沙丘,还有大面积的固定、半固定沙丘。流动沙丘顺风向不断移动。在撒哈拉沙漠曾观测到流动沙丘一年移动9米的记录。

  驰骋在这片金黄的荒漠中,远方大朵雪白的云彩慵懒地挂在天边。看似固定实则默默移动的沙丘,随着我们向前,犹如一只只沉默的野兽一直退后,这种驰骋的快感和饱满的成就感,似乎之前从未在心底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记。在平坦的沙海中急驰有时遇到弯路,车子会出现在冰上打滑的感觉,从山上向山下俯冲时的失重感更是让人灵魂出窍。

  撒哈拉沙漠

  “怪不得很多人都说,来撒哈拉不自驾,等于没有来过撒哈拉。”第一次如此近距离接触撒哈拉腹地的人,激动和兴奋之情溢于言表。

  最惊喜——沙漠中的奢华移动营地

  撒哈拉沙漠

  在沙漠中,有一种奢华就是移动帐篷营地。随行专业团队打造的奢华营地群选用顶级防雨防风防腐蚀专业面料定制的帐篷,坐落有致,根据当日风向等气候特点来进行地理位置选定和安排。每个帐篷酒店需要48小时左右才能搭建完成。每到营地前,都能远远地看到一个顶级奢华移动营地群,默默在此恭候,营地帐篷内部则动静分离、空间适宜。宽阔的会客室、惬意的休息间、独立的卫浴设施……堪称媲美五星级酒店享受的同时,营地搭建设计层面也考虑到了身边的自然景观,享受极致奢华,又可以饱览沙漠的一望无垠和新奇景致。

  最美味——米其林三星餐厅搬到撒哈拉

  撒哈拉沙漠

  每到夜晚,餐桌便成为营地最热闹的地方。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厅Le Meurice以及L’Atelier de Jo l Robuchon St Germain的副主厨Arthur LECOQ先生,作为撒哈拉沙漠穿越之旅的伙力·食私厨,伴随全程。每一天,在他的匠心独具和巧手创意下,不仅创造着令人难忘的、愉悦舌尖的味道,营造着赏心悦目的视觉享受,更为大家带来符合当前自然条件和每日运动下的营养搭配。

  最休闲——特纳里夫休养生息

  撒哈拉沙漠

  浩荡的车队一路向西,在撒哈拉大沙漠驰骋狂奔,抵达西撒哈拉的大西洋海岸线。西撒哈拉首府拉尤恩,面向大西洋,城市充满了三毛的笔触和故事。这里,就是三毛笔下的“阿雍”,她乘飞机经由加纳利群岛来到阿雍,在这里结婚、生活、交友、旅行,带来了令人难忘的“撒哈拉的故事”。从西撒哈拉追寻着三毛的气息中醒来,登陆特纳里夫岛,这是隶属西班牙加那利群岛中最大的一个岛屿,面积2053平方公里,呈三角形,岛上气候有“恒春之岛”的美称。我们特别选择此地,作为中途舒缓之地,正是看中这座岛上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惬意的放松环境。这座繁花似锦、山青水绿的岛屿上,还隐匿着一家令老饕们惊艳的米其林一星餐厅,专注日式料理,保证食材的新鲜。

  最“威风”——政府军武装特种部队护航

  撒哈拉沙漠

  下一站我们要进发的国家是毛里塔尼亚。它位于非洲西北部,西濒大西洋,北部与西撒哈拉和阿尔及利亚接壤西,全境有2/3的地区是沙漠。高温少雨、烈日当头,对我们最大的考验不仅仅是来自于恶劣的气候,而是在毛里塔尼亚所属的撒哈拉沙漠腹地,紧邻阿尔及尼亚南部极端恐怖主义,这种潜在的危险蕴藏着很多不可控的因素。让大家安心的是,为了保证探险驾驶团队的绝对安全,毛里塔尼亚政府特地派出了24人政府军组成的特种军部队,全副武装,4辆战斗军车,24小时贴身保镖,全程护航。每到中途短暂休息的时刻,特种军人则以圆圈式层层护卫,将我们保护在圆圈中。

  最酷帅——被17个男人“搞疯”的米其林大师主厨

  23天的撒哈拉之行,我们创造了将“米其林三星餐厅搬到撒哈拉”的传奇,和这位来自法国的米其林主厨结下了深厚的友谊,也抒写了这位酷帅米其林大师在沙漠中被17个男人“搞疯”的故事。

  这位巴黎米其林三星餐厅Le Maurice以及L’Atelier deJoel Robuchon St Germai的副主厨Arthur LECOC先生,有着法国男人的浪漫和创意,经常将他的奇思妙想发挥在沙漠中的菜肴中,让我们在撒哈拉沙漠中享受到了味蕾的惊喜和舌尖上的盛宴。17位位男人和Arthur LECOC先生经常在厨房互动,有时候,往往一边欣赏主厨大展身手,一边也忍不住动起手来,亲自做起中国菜肴,郫县豆瓣炒鸡肉、西红柿炒蛋……也会出现在米其林主厨的餐桌上。

  米其林的味道贯穿着撒哈拉穿越的全程,然而却产生了一个奇妙的认知曲线,在前半程,米其林的奢华水准和法式味道,吸引着大家;随着沙漠生活的深入,中式菜肴成为餐桌主角。颇具天赋的Arthur LECOC先生也会善解人意地煮出中式面条,让大家尝鲜;有时候我们也会故意地“刁难”他,一个简单的中式炒菜,常常让这位执着的专业天才研究好长时间。

  最终点——玫瑰湖

  撒哈拉沙漠

  最后的冲刺开始了,此时,距离塞内加尔首都达喀尔400多公里。美丽的海滨城市圣路易斯,以磅礴的大海和细腻的沙滩迎接我们,也替我们向那片漫漫黄沙说再见。晚上,住在临海的木屋酒店,听着大海的声音,心里却有些怀念那片干旱和荒芜、那片连绵起伏的沙山。

  撒哈拉沙漠

  最后一天,穿越的是特殊的沙滩。80-100公里的路程,在海浪的欢叫和助威声中,我们驾驶着吉普越野车冲向终点——达喀尔玫瑰湖畔。4700公里!撒哈拉自驾穿越之旅,完成了!

  穿越撒哈拉,与其说是一个激情驰骋的征程,不如说是一场人生的穿越。“这次征程,带给我前所未有的体验,它不仅仅是一次旅行,更是一次对身心的洗礼、对头脑的荡涤、对精神的升华。”一位企业家以此作答。三毛曾经说过:“生命的过程,无论是阳春白雪,青菜豆腐,我都得尝尝是什么滋味,才不枉来走这么一遭。”撒哈拉于她,是爱情,是憧憬;而我们的撒哈拉,汇聚的是来去随性,自由如风的灵魂。2016年11月,中国企业家飞行俱乐部还将再次谱写自驾穿越撒哈拉之旅。

标签:

责任编辑:浦琼月

今日推荐